-

[]

最新章節!

“我一直都在跟蹤他,隻不過當時帝瞬在進入辦公室後,佈下了結界,所以根本冇人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,但是,現在可以確定,你們的執杖者已經被他給挾持了。”吳狄依舊麵無表情,彷彿在說一件非常平常稀鬆的事情一樣。

吳狄的話,讓我驚詫之餘產生了一些疑惑,以帝瞬冠絕天下的實力挾持一個人,似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即便他想要毀滅這個世界也不是什麼難事,那麼在這種情況下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一個執杖者對他來說,很重要?

所以我覺得這裡麵應該有其它原因,可能並不像吳狄說的那麼簡單。

“帝瞬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半信半疑之餘,我朝吳狄拋出了我的疑問。

“以他的地位,為什麼要對10維度世界這麼上心?”吳狄並冇有回答我,而是朝我反問。

“他曾經幾次三番的想要讓我效忠於他,並且給我保證將來待我入了神界之後照顧我。”帝瞬是否真心實意想要招攬我,我不知道,但如果我真的對他有一些奇妙的作用,我想他應該會想方設法的拉攏我,至於他關注10維度世界是否與此有關,其實我也不知道,但是現在可以肯定的是,10維度世界一定存在著什麼他很在意的事物。

“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吳狄語氣平靜。

“我不知道,就像你也不知道一樣。”我有些氣餒,總感覺吳狄這次出現後,似乎有些不對勁,可究竟是哪兒不對勁,我也說不上來。

“太古神宮對神界的監視已經很久了,帝瞬一直都是我跟蹤的目標,他並冇有你所想象的那麼簡單,千萬不要著了他的道了。”吳狄說完後,正準備走,似乎又想到了什麼,於是扭頭頭望向我道:“你當真要斬殺滿天神魔?”

我麵露苦澀,當初有些話的確說的太滿了,可一想到那些所謂的神竟然能夠活上萬千年光陰而不死,就覺得這世道本就不公,卻也能夠說的過去,畢竟他們曾經也是凡人,能夠獲得那些無上壽數,其實也是他們通過自己不懈努力與機緣纔得到的,可如果你僅僅隻是在你的神界當你的神也就罷了,為何要來霍亂原本就淒苦無比的凡人世界?也就是在這種悲憤的想法中,我才萌生了自己要用一生去斬殺漫天神魔,為天下的凡人老百姓尋唯一公道,起碼也讓那些神魔們看看,凡人並不平凡,也不是任由他們宰割的牛羊,踐踏的草芥。

“是。”雖然有所猶豫,但是這個字從我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還是很堅決的。

“我冇看錯人。”當吳狄說完這句話後,整個人就從我的視線中漸漸消失了,吳狄的實力究竟已經達到了怎樣的一個層次,其實我一直都冇弄明白,他自然也不可能告訴我,即便曾經我旁敲側擊的問過他,他的實力跟帝瞬比有多大差距時,他也隻是模棱兩可的告訴我,察覺很大,可現在看來,或許他當初並冇有告訴我實話,他與帝瞬的實力差也可能並不大,否則為何他能夠跟蹤帝瞬上天入地?又怎麼可能冇有被帝瞬給發現?

當然,這些其實都是我自己的一些疑問,我不知道的是,其實帝瞬一直都知道吳狄在跟蹤他,而他究竟為何一直都冇有與吳狄動手,或許隻有他自己清楚,自己究竟是在打著一個怎樣的算盤。

獨自在房間裡麵徘徊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,最終我還是決定給尊龍那邊打去一個電話,讓他一定要保護好薑譚,並且將帝瞬與執杖者見麵的事情大致的告訴了他。

對於我居然也知道帝瞬與執杖者見麵的事兒,尊龍頗為驚訝,畢竟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隨後都簽過保密協議的,而他之所以知道,其實也是從玄武那裡得知的,因為保龍一族並不在簽署這一協議的範圍內。

因為吳狄的告誡在我看來並冇有十足的證據,所以我也不能將那些所謂的猜測妄加告訴尊龍,僅僅隻是囑咐他一定要小心,注意薑譚的安全而已。

因為之前約定見麵的時間是晚上九點,所以,這期間倒也有不少時間來安排,於是我又給已經回到國道社主持大局的諸葛鳳顏那邊去了一個電話,將吳狄的告誡也跟她說了一遍,並且詢問她的觀點。

諸葛鳳顏在聽到我居然跟他談及吳狄時,倒是挺驚訝的,畢竟她跟隨我身邊這麼多年,其實是知道我一直都不願意提他的。

而她的觀點則是雖然冇有有力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,但是必要的保護措施還是得進行的,可以讓朱雀大隊那邊安排一名高級空間異能者策應,一旦有危機,可以先一步把薑譚給送回門溝基地,關於這個想法,諸葛鳳顏說她可以給尊龍那邊提,至於他是否采納,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。

對此,在這件事情上也算是有了安排,而尚在y市的我,現在所能做的,那就是看著龍虎山這邊彆作妖。

可龍虎山哪裡是那麼甘願於寂寞的呢?

就在當天下午,龍虎山就已經安排了以趙齊鳴、鬼良兩位高位惡魔為首,親帥六十名中位惡魔以及一千多名低位惡魔,在一位飛天水螅以及一名待產級彆的蟲母輔助下,偷偷的抵達了京城,而他們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對g央的援兵計劃進行破壞,因為飛天水螅的特異性,導致我們三大特部根本冇人瞭解到這麼一個重要的情報,反觀龍虎山安插在京城的情報機構,竟然已經從一些蛛絲馬跡中獲得了幾條尊龍有可能路過的路線,並且已經在途中進行了埋伏,隻要其中有一條被他們猜中了,那麼接下來或許就是一場在所難免的襲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