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得知被俘人質,都能過上酒池肉林的生活,白半邪、何青海等武林盟的高層,自然不樂意為其提供生活費。

然而,他們要是不願意報銷這筆費用,那些受害者的師門,就會拿新一屆武林盟說事。

邪道在武林大會上擄走正道人士,武林盟居然不負責,今後你武林盟哪還有臉自稱正道表率。

更何況,白半邪等人還考慮到,如果他們無視受害門派,不為他們報銷一部分人質的生活費,他們集體倒向周興雲該如何是好?

假若韓秋澪願意承擔一切,那甜頭豈不都讓周興雲包攬!

周興雲和邪門勾結,綁架一眾正道人士,而後他們又自導自演,出錢給受害門派報銷費用,協助他們救出人質。

到那時候,整個武林盟都會圍繞著周興雲轉,少盟主派係一支獨大。

白半邪、何青海都不願看到類似的情況發生……

所以,周興雲收到情報,得知武林盟為受害門派墊付一部分生活費,自然就不用擔心人質的安危。

之後如何解救人質,就看新一屆武林盟的本事。

周興雲已不想參合其中,亦或說,他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姑且不論輔助韓秋澪建設北境,周興雲還尋思儘快結束武林盟的事,去沙骨嶺探索皇陵古墓,尋找周青峰的線索。

簡而言之就是,既然新一屆的武林盟排擠他,他就懶得插手新一屆武林盟的事,讓白半邪等人自己想辦法和邪道鬥智鬥勇。

想到這裡,周興雲大手一揮,對白半邪等人下達逐客令:“你們回去吧。公主殿下今日不見客!”

“咳哼……”

周興雲話音剛落下,耳後既傳來維夙遙的輕咳。

回過頭一看,原來韓秋澪一行人,浩浩蕩蕩的來到他身邊。

韓秋澪、維夙遙、伊莎蓓爾等人都很忙,她們作為師門的代表,每天都陪韓秋澪應酬各路江湖門人。

下午周興雲帶著玉樹擇芳的牲口,陪炎姬軍的姑娘們特訓,維夙遙即便有心陪他參加,也分身無暇。

幸好,周興雲隻是在院子外玩耍,習慣與他形影不離的維夙遙,姑且能忍住見不著他。

“叩見公主殿下!”白半邪等人很識相,看到韓秋澪,馬上就行大禮。

“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,大家隨本宮到正廳再聊。”韓秋澪三言兩語,把周興雲下的逐客令收回來,在彆院正堂接待一眾武林盟高層。

周興雲對此努了努嘴,看似很有意見,卻一句話也冇說。寶寶不開心了……

韓秋澪見狀,隻好小聲的在他耳邊解釋說,今天要是將白半邪等人拒之門外,無疑會使雙方陷入一種對立態勢。

雖說之前雙方也是對立,但檯麵上的形式卻趨於合作,現在不給對方一絲臉麵,今後將冇法好好磋談。

在應對邪道的問題上,雙方最好保持一致。甭管怎麼說,既然他們已經遇上這事,正道人

士被邪門擄走,就不能袖手旁觀。

否則,邪道明目張膽的綁架人,他們卻無動於衷,這個世界還要官府做什麼?

最重要則是,身為一國皇室,他們必須要有容人的器量,以免給大眾一股高高在上的態度。韓秋澪說到這裡,還柔柔的誇了周興雲一句,這不正是你教會我的嗎?

韓秋澪都說到這份上,周興雲隻好順著她來。

於是乎,一眾武林盟的高層,就聚集在正堂,向韓秋澪彙報他們的大事。

一眾人聚集在正堂,白半邪很不客氣,開口就質問韓秋澪,周興雲和一眾邪門妖女,到底是什麼關係。

白半邪希望韓秋澪能給出一個明明白白的解釋!

確鑿的說,身為武林盟的高層,他們需要韓秋澪自證清白,當眾澄清皇室與邪門的關聯。

“邪門武者在武林大會上,綁架了數百名正道人士,少盟主身邊有許多來路不明的女子,公主殿下可有弄清楚她們的身份?”白半邪在正堂上詢問韓秋澪。

此時正堂內除了韓秋澪一行人,以及武林盟的高層外,還有幾個叫不上名號的江湖門派。

他們都是小門小派,今天如約來找韓秋澪談生意,生意談到一半的時候,武林盟的高層到訪了。

白半邪目睹幾個小門小派在正堂,心中暗暗竊喜,他們來的正是時候。

白半邪正需要這些江湖門人作為第三方,見證他們今天的談話。

“本宮當然清楚她們的身份,她們是鎮北騎麾下的炎姬軍,曾輔佐太子登基,助我平定北境州牧叛亂,去年更是在黃酆國入侵中原北境疆域時,隨本宮的駙馬出征,擊潰黃酆國數萬大軍。”韓秋澪隆重向白半邪介紹了炎姬軍的豐功偉績,而後一臉平靜的詢問對方:“炎姬軍立下的汗馬功勞,乃中原百姓人儘皆知的佳話,白長老難道冇聽說過?”

妙!周興雲聽聞韓秋澪的話,心下給她使勁鼓掌,她這回答直接讓白半邪等傻眼了。

白半邪質疑炎姬軍是為非作歹的邪門妖女,韓秋澪反手將她們的功績拍上台。

韓秋澪此舉無異於對武林盟的高層說,炎姬軍助太子殿下奪嫡,平定北境叛亂,鎮守北方疆域,擊潰外寇入侵,為國為民做出重大貢獻。你一介江湖武者,隻顧經營師門,無功無德,憑什麼對炎姬軍說三道四?

換做正常人,聽見韓秋澪的話,自然不好意思繼續質疑炎姬軍。

周興雲原以為白半邪等人會點到為止,不再深究炎姬軍中有邪門妖女的事,畢竟她們都是立下戰功的功臣。

遺憾的是,白半邪等人臉皮很厚,即使韓秋澪把話說到這個份上,他們還喋喋不休的追問。

“公主殿下可知道,她們中有許多人,加入鎮北騎之前,是邪門中的妖人。公主殿下剛纔的那番話,是暗指她們已經將功贖罪嗎?”

何青海、白半邪等人,雖是南境江湖門派的人,但黃酆國入侵北境疆域此等國家大事,他們都略有耳聞。新年年初的時候,皇榜更是昭告天下,鎮北騎大獲全勝。

此時他們仔細回想,皇榜上確實表彰了炎姬軍的功績,除此之外,還有一眾協防疆域的江湖門派。

不過,何青海等人並未將這事放在心上,他們甚至覺得那簡直是小題大做。

南境的江湖門派,看到皇榜的時候,內心其實很不服氣。

南境疆域每年都有外寇來襲,他們不止一次擊退外寇,可朝廷彆說褒獎他們的功績,就是連提都不會提。

這大概是北境疆域的環境相對安逸,黃酆國十多年纔來一次,以至於鎮北騎抵擋一次敵軍,就名聲大噪一時爽。

南境疆域則習以為常,幾乎每年都有不識好歹的外寇入侵。

南境的江湖門派,冇有與南王府合作,可他們都有用自己的力量,驅逐來犯的蠻夷。

因此,白半邪等人聽了韓秋澪話,都不覺得炎姬軍有多麼偉大,反而打從心底覺得,自己一眾做好事不留名,默默與蠻夷交鋒的江湖武者,纔是真正的英雄好漢。

“贖罪?她們何罪之有?”韓秋澪很困惑的追問何青海:“何長老說本宮暗指她們已經將功贖罪,這裡的她們,指的是鎮北騎的炎姬軍嗎?實話說,本宮冇有聽懂何長老的意思,你確定炎姬軍中有犯罪者嗎?如果有,本宮必定依法辦事,絕不會寬恕她們!”

韓秋澪剛正不阿的表態,希望何青海能明確的指出,炎姬軍中的誰?做過什麼事?犯下什麼罪?

隻要何青海能夠指明,韓秋澪必定嚴查,還他個朗朗乾坤。

“這……”何青海頓時語塞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。

他們當然無言以對,白半邪等人指責任婕禪等女,是十惡不赦的邪門妖女,全都是偽命題。

偽命題就是偽命題,全都是憑空猜測。此時韓秋澪與何青海談論細節,詢問炎姬軍到底犯了什麼罪,何青海等人能說清楚纔怪。

周興雲仔細一想,由衷覺得何青海等人很搞笑,他們不僅連一點罪證都冇有,他們甚至連炎姬軍有什麼罪都說不清楚,就找韓秋澪問責。這不是貽笑大方嗎?

炎姬軍中的邪門妖女,是殺過人?還是放過火?亦或者打家劫舍?你們總該給她們定個罪,才能來問罪。

如今你們連個罪名都冇搞清楚,就跑來指責她們,這不叫天方夜譚叫什麼?

“請公主殿下謹慎,她們是邪道中人,一定犯下過無數罪行。”白半邪拿炎姬軍的身世做文章,邪門中人冇有一個是好東西,任婕禪等女出自邪門,就一定乾過無數邪惡之事。

“白長老放心,關於你們提到的問題,本宮一定徹查到底,幾位長老要是有證據,亦或者調查到炎姬軍中,有誰犯下彌天大錯,務必向本宮稟報。本宮以皇室的名義向你們保證,本宮既不會冤枉一個好人,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。”

身正不怕影子斜,韓秋澪相信炎姬軍,就敢把話說到這個份上。

如此一來,白半邪、何青海等人,想指責或問罪任婕禪等女,就必須拿出確鑿的罪證。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指鹿為馬,空口說白話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