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寒洲何等聰明,立即明白了林重的意思。

“你故意通過這種方式消耗我的真氣?”

他臉頰肌肉抽了抽。

“冇錯,如今你的大部分真氣都在我體內,剩下的小部分真氣,已經不足讓你獲得力量方麵的優勢了。”

“你就不怕爆體而亡?”

“隻要能獲得勝利,我願意賭一把。”

聽完林重的回答,陳寒洲閉上眼睛。

過了兩秒,他的眼睛重新張開,目光已變得十分冷靜:“你認為自己賭贏了嗎?”

林重吐出兩個字:“當然。”

陳寒洲冷笑:“嗬,我看未必。”

話音剛落,兩人幾乎同時動手!

陳寒洲的頭髮根根朝天倒豎,力量提升至極限,環繞周身的大蟾氣齊刷刷地切向林重。

“滋啦1

轉眼之間,宛若實質的大蟾氣就把林重練功服切碎,在肌膚表麵留下一條條血痕,發出令人牙根發酸的金鐵摩擦聲。

林重對此恍若未覺,好像受傷的不是自己。

他雙腳牢牢紮根大地,身體如同一張拉滿的弓,力量全部湧入兩條手臂當中,然後快如閃電地擰腰屈膝,把陳寒洲整個掄起,朝著地麵砸下!

隨著陳寒洲真氣減弱,力量的天秤開始向林重傾斜。

與其一同傾斜的,還有勝負之勢。

“砰1

一聲悶響。

陳寒洲與地麵來了個親密接觸,將地麵砸出一個人形大坑。

大坑周圍的漢白玉瓷磚儘皆粉碎,無數指甲蓋大小的碎片朝四麵八方濺射。

在金剛無漏之軀的恐怖力量麵前,缺少足夠真氣支撐的陳寒洲,雖然勉強可以自保,但再也無法壓製林重。

陳寒洲隻覺得體內氣血翻騰,不由臉色微變。

緊接著,一個遍佈傷痕、沾滿鮮血的拳頭在他眼裡越放越大,越來越近。

陳寒洲眼睜睜地看著拳頭落在自己胸膛上。

“嘭1

由真氣構成的護體氣機瞬間被打穿。

正如林重所言,為了速戰速決,陳寒洲之前已經把大部分真氣消耗掉了。

僅剩的小部分真氣,既要催發無極雷音和釣蟾勁,又要維持護體防禦氣機,導致強度衰減許多,再也不是堅不可摧。

“噗1

陳寒洲噴出一口鮮血。

交戰至今,他第一次真正受傷。

林重這一拳雖然冇有打爛他的五臟六腑,卻使他的胸骨至少斷了兩三根,稍微一動彈就疼痛難忍。

更要命的是,陳寒洲能感覺到自己取勝的機會正在飛快流逝。

假如不想辦法反擊,他極可能會輸。

堂堂罡勁武聖,輸給一個丹勁大宗師?

光是用腦子想想,陳寒洲就感到無比羞恥。

“不行!絕對不能讓他占據主動1

陳寒洲當即立斷,散掉釣蟾勁和大蟾氣,從地上一蹦而起,殘存的真氣儘數彙聚於體表,再次形成綿密堅韌的防護罩,然後五指彎曲成爪,摳向林重咽喉!

攻敵之必救,曆來是扭轉局勢的不二法門。

“嗤1

淡金色手爪劃破空氣,發出刺耳的尖嘯。

指尖亮起五朵白色毫芒,哪怕隻是用眼睛看,也能感受到上麵蘊含著洞金穿石、無堅不摧的殺傷力。

林重不閃不避,任由陳寒洲抓中自己。

他對金剛無漏之軀有信心。

連爆體危機都撐過去了,豈會害怕區區指勁?

果然如林重所料,陳寒洲的手爪隻摳出五個血洞,根本擰不斷他的脖子。

林重身周白霧翻湧,內勁運轉驟然加速,旋即沉肩墜肘,踏前半步,右手緊握成拳,由下而上,轟中陳寒洲小腹!

“砰1

雄渾無匹的拳勁宛若山呼海嘯,直接把陳寒洲轟飛!

陳寒洲龐大魁梧的身軀翻滾不休,刹那間飛上數十米高空。

林重屈膝坐胯,腳底內勁噴發,身形如潛龍出淵,陡然一躍沖天!

小腹是丹田所在,屬於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,即便有氣機護體,陳寒洲也受到重創,真氣流轉變得凝滯艱澀。

以罡勁武聖對身體精妙入微的控製力,其實隻要給他兩秒鐘,真氣運轉就能恢複正常。

可是,超級強者之間的戰鬥,勝負皆繫於毫厘,兩秒鐘足以分出生死。

“必須重整旗鼓,不能繼續這樣下去,我的體魄不如他,硬碰硬的話勝算渺茫。”

陳寒洲心念電轉,終於放棄硬拚的打算。

他鼓盪真氣,準備拉開距離,藉助身法、速度的優勢與林重纏鬥。

隻要真氣回覆到五成,陳寒洲就有把握獲勝。

然而,不等陳寒洲把想法付諸行動,林重已如附骨之疽般緊追而至。

林重滿頭黑髮迎風狂舞,內勁、蒸氣、鮮血在他身後交織,就像一層燃燒的火焰,又像一麵血色的旗幟!

淡金色眸子淩厲得宛若刀鋒,配上臉頰和額頭的傷口,渾身散發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凶暴和殘酷之感。

“我要贏1

林重喉嚨裡迸出三個字,隔空傳入陳寒洲耳朵,帶著某種令人戰栗的決絕。

陳寒洲心底驀然產生強烈至極的警兆。

林重雙臂高舉,兩條胳膊皆膨脹了一大圈,剛剛癒合的肌膚又浮現皸裂,金紅色血霧從皸裂中滲出。

緊接著,林重十指緊握,轟然捶下!

這一切說來複雜,其實都發生在瞬息之間。

陳寒洲再想閃避已是不及,隻能雙臂交叉擋在胸前。

“嘭1

護體氣機再次告破。

如山似海的力量全部作用在陳寒洲身上,伴隨著“喀嚓”的骨骼折斷聲,陳寒洲從半空直線下墜,砸入地麵。

地麵被陳寒洲砸出一個直徑數丈的深坑,蛛網般的裂縫以深坑為中心,蔓延到十幾米開外。

陳寒洲躺在深坑底部,麵如煞白,呼吸急促,張嘴噴出幾口鮮血。

他的兩條手臂扭曲成怪異的姿勢,骨頭茬子刺破肌膚,暴露於空氣中。

而他的胸膛則向內塌陷,胸骨不知斷了多少。

林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陳寒洲,渾身血霧升騰,看起來宛若魔神,手臂垂在腰側,血液順著指尖滴落。

“你連我都打不過,有何資格視武術界為玩物?”

林重平靜開口。

陳寒洲麵無表情地從大坑底部站起,抬頭仰望著林重,眼神變幻,彷彿包含無數情緒,嘴裡卻一聲不吭。

等待片刻,見陳寒洲不說話,林重複又環目四顧。

他聲音不大,聽在眾人耳畔,卻宛若來自九霄之上的雷霆:“以後誰想稱霸武術界,先過了我這一關,請諸位周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