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惜啊,戰天,化道,和文昌三位道友,以自身隕滅為代價,護住了人族億萬生靈,若非如此,他們三人,或許也有希望觸摸到那種境界吧?”

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之中,一個身材魁梧,麵容蒼老的威嚴身影,輕歎了一聲道。

“誰說不是呢?尤其是文昌道友,驚才絕豔,不輸於小伏天,最有希望將人族推向盛世!可惜,造化弄人啊!”

滿身雷霆,儒雅不凡的中年文士,輕歎了一聲道。

若是蘇塵在這裡,一定能夠發現,這箇中年文士,正是他遇到的太淵人皇。

他們此刻,都處於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的最深處,隻留下了一縷烙印本源。

而這裡,總共有著九道身影,其中有四道身影都比較模糊。

因為,他們的真靈已經徹底隕滅,魂飛魄散,隻不過是三十三天人皇造化塔,模擬出了他們的道身罷了。

這四道身影,正是戰天人皇,化道人皇,文昌人皇以及伏天人皇!

其餘五人,還能夠以神念交織,則是其他的五大人皇,真靈尚未徹底湮滅,依舊留下了一絲。

那魁梧無比的老者,威嚴而神秘,正是第一代人皇,軒轅人皇!

“蘇塵這個小傢夥,真是給了我們莫大的驚喜啊,連太淵雷獄都被他擊破了,而且激發了他的潛力,讓他將夫子三劍參悟到了大成之境,這小傢夥,如今也是最像伏天的!”

一個身穿獸皮,渾身肌肉虯結,氣血猶如汪洋一般的大漢,爽朗一笑道。

他正是霸天人皇!

“話說,接下來就是虛空道友出手了吧?虛空道友可從來不會留手,夫子三劍對上虛空道友,恐怕也未必討得了便宜!”

渾身籠罩在火焰之中,看起來瘦削而沉默,眼神中滿是悲天憫人之色的薪火人皇輕歎了一聲道。

“這是他的宿命,踏上真我大道是他的機緣和造化,但能不能承載人族天命,就要看他的本事了!”

軒轅人皇緩緩說道,不過眼神中依舊是充滿了期待之色。

……

二十九重天關。

蘇塵的身影,出現在了一片混沌虛空之中,遠處混沌洶湧澎湃,猶如一片汪洋,大浪滔天。

那些浪花生滅之間,竟然彷彿有無窮的世界生滅,景象無比的可怕。

而就在此刻,一道神秘的身影,踏著大浪而來,周身時空變幻,高冠博帶,麵容高古,眸光冷漠無比,出現在了蘇塵的麵前。

蘇塵頓時感覺到,一股無比恐怖的壓抑氣息撲麵而來,彷彿有無窮時空,這一刻化成了無儘的沼澤泥濘,將蘇塵困在了其中。

那種龐大的壓抑之感,讓人幾乎快要窒息了。

“虛空人皇?”

蘇塵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,他認出了眼前的這一道身影,正是第四代人皇,虛空人皇!

“接我一招,可過關!”

虛空人皇麵容冷漠,淡淡的看了蘇塵一眼道,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。

但是,他的話語卻猶如言出法隨一般,讓四周的混沌汪洋,都在越發的狂暴了起來,無窮的空間破滅,可怕到了極點。

“請虛空前輩賜教!”

蘇塵認真的說道,麵容肅穆,眸子之中的戰意越來越強。

轟!

蘇塵知道,接下來所麵對的攻擊,必定是鋪天蓋地,宛如驚雷一般震動四方天地,又像是狂風暴雨,絕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抵擋的。

他腳下一震,周身混沌光噴薄而出,肉身的每一顆粒子,都彷彿復甦了一般,散發著璀璨的神輝,整個人的氣息越發的神秘莫測。

蘇塵此刻,將混沌體催動到了極致,整個人,彷彿和無邊的混沌海融為了一體,越發的嶽峙淵渟,深不可測。

虛空人皇的眸子之中,似乎是有著一絲讚許之色,接下來他周身開始發光,整個人像是裂開了一般,化成了一片璀璨的光雨。大風小說

但在這一刻,四周的混沌汪洋,似乎是有億萬世界同時被開辟出來,然後又瞬間湮滅。

那種新生和毀滅之間,所爆發出來的一股恐怖波動,猶如無邊的空間利刃,撕裂浩瀚的汪洋,猛然朝著蘇塵籠罩而來。

這一刻,就連蘇塵都是感覺到渾身發涼,眼神中滿是無比凝重的神色。

這是什麼神通?

虛空人皇竟然不惜湮滅了自身,然後爆發出瞭如此毀天滅地的一擊,遠比太淵雷獄還要恐怖。

“給我破!”

蘇塵舌綻驚雷,猛然一聲怒吼,周身熾烈的神輝交織,混沌光化成了一道無匹的拳印,直接貫穿虛空,朝著前方砸去。

同時,夫子三劍,更是漂浮在了他的頭頂之上,劍光璀璨奪目,自有一種超然而不朽的神秘氣息。

正氣劍!

人道劍!

天道劍!

夫子三劍,這一刻竟然同時被蘇塵催動了起來,化成了三道斬天絕地的無上劍氣長河,浩浩蕩蕩的鎮壓下來!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