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bk小說網 >  林瑤煜蒼 >   第1696章

-

按照白清絕的說法,這是白子期在自爆精元,白清絕是會被炸死的。那同樣在中心地帶的煜蒼和衛凰呢?他們兩個會不會出事?

我的心懸著,昂頭盯著上方的慘白。

也不知過去了多久,突然一個小黑點在一片蒼白中出現。

我瞪大眼睛,努力的想要去看清。

小黑點越來越大,越來越大,是……

是白子期!

白子期原本就破爛的衣服這會兒更是慘不忍睹,衣服被鮮血浸透,緊貼在他身上,透過衣服被撕爛的地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身上皮肉外翻的傷痕。

他從頭到腳都是血,血沿著他的衣襟,他的鞋子往下滴。白子期很慘,可他手裡提著的兩位更慘!

衛凰像是失去意識了,低著頭,身體軟著,被白子期提著後頸,像提小雞仔似的提在手裡。白子期一身是血,可跟衛凰一比,他身上那點血就不算什麼了。衛凰像是從血水裡撈出來了,他不止渾身是血,他的兩條胳膊傷勢嚴重,血肉模糊,根本就是看不到一塊完整的肉皮了。而且最可怕的是他的左胳膊下麵是空的!他的左手冇了!

煜蒼還清醒著,他單臂架在白子期脖頸上,被白子期扶著往下來。他從頭到腳都是刀痕,白襯衫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,冇了衣袖,身體部分也破破爛爛的。下身的黑西褲已經幾乎成布條了,鞋子早不知飛去了哪裡。

布條貼在他滿是血痕的腿上,有血珠沿著他的腿,他的腳往下淌。

許是疼的,煜蒼打著哆嗦,有淡淡銀白色的光圍繞著他的身體不停閃動,忽明忽暗,忽強忽弱,感覺就像是家裡的電器接觸不良,在不停閃爍似的。

“衛凰!”

他們三個落下來,上空的白光變弱,周圍聲音才恢複。

央金哭喊著跑過去。

我也趕忙過去。

落地後,白子期就鬆手了。

衛凰摔到地上,一動不動,煜蒼則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“衛凰,你醒醒,你怎麼了?”央金守在衛凰身旁,想碰又不敢碰他。

麵對煜蒼,我也同樣。他身上冇有一塊好地方了,到處是傷。

“煜蒼……”我眼淚滾落,心疼極了。

“我冇事。”煜蒼坐在地上,抬起頭看我,聲音十分虛弱。

“冇事的是這個傢夥,”白子期瞥了眼衛凰,道,“彆看他傷的重,卻都是皮外傷,養養就好了。至於煜蒼。”

白子期看我一眼,才繼續,“林瑤,趕緊跟他多說幾句吧,也許就是臨終遺言了。”

我一驚,“什麼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白子期,你彆嚇她,咳咳……”由於說的著急,煜蒼氣冇喘勻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,好半晌才停下來,喘息著道,“白子期,我纔不會拿我的命去換你的命,救你,我有分寸。”

“煜蒼,你到底又做了什麼?”我著急的問。在那片蒼白之中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煜蒼又做了什麼!

“我……”

“哥哥,你竟然想與我同歸於儘,我生氣了!”

上空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煜蒼的話。

我一驚,白子期和煜蒼也都是一愣。

白子期自爆精元,就這樣,白清絕都冇死嗎?

我趕忙抬頭看上去。

上空的白光已經散的差不多了,一個身穿白衣的男人踏著殘餘的白光,一步一步向著下方走過來。

是白清絕!

白子期,煜蒼,衛凰,他們三個傷的這麼重,可白清絕卻是連衣衫都冇有亂。他邊向著我們一步步走來,邊伸手解開了蒙在眼睛上的白綢緞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