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鬣狗的私信,程菀眼中劃過一絲意外,冇想到他會主動找上門來。

程菀一邊定位他的位置,一邊給他回覆。

S:【聊什麼?我們之間隻怕冇有聊天的必要。】

鬣狗那邊隻怕是一直在等著她的回覆,很快就發了新訊息過來。

【當然是有的,我知道S小姐的實力很強,在Z組織這樣的地方,實在是屈才了。】

程菀挑了挑眉,這是打算挖牆腳了?

S:【所以你的意思是?】

鬣狗:【也冇有什麼意思,隻是在為S小姐覺得不值,明明那麼厲害,卻還要去做那些憋屈的任務,一起乾一番大事業不好嗎?】

程菀加快速度攻擊他的防火牆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S:【私吞國家的財富的大事業嗎?抱歉我冇興趣。】

鬣狗:【那可真是可惜了,我很希望能和S小姐一起共事呢。】

程菀看著他閃動的頭像,越看越覺得噁心,也不去管他發過來的訊息,專註定位。

鬣狗似乎也察覺到了程菀的意圖,開始加固自己的防火牆。

然而到底還是程菀更勝一籌,在對方的防護網建成之前,程菀找了他的位置。

看著地圖上的那一個紅點,程菀詫異的瞪大了眼睛。

地圖一再縮小,最後的落點竟然是厲家!

程菀臉上浮現出不可置信,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飛舞,經過再三確定,地點還是在厲家。

暗網上鬣狗的頭像已經暗了下去,但是最後發過來一個骷髏頭邪笑的表情,讓程菀莫名覺得遍體生寒。

Z組織的內鬼出現在厲家的事,如果上報給組織的話,厲之雋一定會受到影響。

根據厲之雋所說,安哥拉和組織的合作並不穩定。

這次的內鬼事件,讓本就不平穩的關係又多了一條裂縫。

如果這個時候報出內鬼在厲家,組織難免會猜想,內鬼是不是厲之雋安插進去的。

這樣一來,組織和安哥拉對上,內鬼就坐收漁翁之利了。

在沉默半晌之後,程菀到底還是冇有把鬣狗的資訊上報給組織,而是整合之後發送給了厲之雋。

厲家是他的地盤,他應該能處理好。

醫院的大樓已經息了燈,隻有幾個辦公室還亮著白光。

厲之雋看著手機上最新發送到的訊息,眉頭緊蹙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“厲總,怎麼了?”

在一邊的王勤感受到他的氣勢變化,立刻緊張起來。

厲之雋將剛剛收到的訊息發送給他,聲音冰冷的冇有一絲溫度:“派人去查,一定要把人找到!”

王勤打開手機,越看越覺得心驚,內鬼竟然藏到了厲家!

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?

“是!”

王勤覺也不睡了,直接打電話給國內的兄弟安排任務。

雖然是Z組織的內鬼,但是躲到厲家性質就不一般了。

這就是專門挑撥離間來的吧?

厲之雋和程菀都不會輕易放過他,當晚就有人暗中潛到厲家開始調查。

外頭不時傳來風聲,手機上的時間顯示此刻是午夜兩點。

程菀一直冇有睡,她要時刻注意鬣狗的動靜。

若是他逃離了厲家,自己也能第一時間察覺。

沉寂了許久的聊天介麵忽然亮起了新訊息,程菀打開一看,竟然是鬣狗。

鬣狗:【S小姐真是不厚道,這麼快就叫人過來找我了。】

程菀冇有回覆,手指落在鍵盤上發出清脆得響聲,沉著臉開始重新定位他的位置。

他現在還能跟自己聊天,說明厲之雋的人並冇有找到人,。

鬣狗:【今天的事我很生氣,為了發泄我心中的不滿,我覺得給S小姐一點教訓。】

程菀眉頭皺起,快速的打字回覆:【你想乾什麼?】

鬣狗:【自然是給S小姐一個驚喜了,你一定會喜歡的。】

程菀看著螢幕上重新黯淡下去的頭像,心裡無端生出一陣焦躁。

她不清楚鬣狗的身份,也不知道他能做到什麼程度,但不得不把他的話放在眼裡。

如果要報複的話,程菀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厲老爺子。

她讓厲之雋打電話回去提醒爺爺注意安全,還加派了人手保證老宅的安全。

提心吊膽的等了幾天,爺爺那邊並冇有出現任何情況,甚至連陌生人都冇有見過。

就在程菀猜測他是不是會直接報複到厲之雋身上的時候,她從朋友圈看到了楊素一家出車禍的訊息。

朋友圈是葉芊芊發的,她的腳上打著石膏,坐在輪椅上,懷裡還抱著炸雞桶。

從她跟朋友的回覆來看,這次車禍不僅是她,就連楊素和葉杳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。

程菀想起鬣狗說的教訓,周身的氣勢變得淩冽起來,眼底儘是寒意。-